整个客厅都充斥着姜爸爸的教训声和姜时晏求饶的声音,两人你追我赶,姜爸爸腿脚不如姜时晏灵便,每次扫帚将将碰到姜时晏的衣角,都会被他灵活地躲开,像猴子似的上蹿下跳。

  恍惚间,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那样的天真快乐。

  路棉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俩玩笑似的打闹,莞尔一笑,觉得幸福不过这样简单。

  姜时晏气喘吁吁地叉着腰,再次高举白旗,向路棉投降:“棉棉,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。”

  路棉这才站起来,像以前那样挡在他身前,看向同样累得够呛的姜爸爸,微微一笑:“爸爸,我们就饶了他这一次吧。”

  姜茂良收起扫帚,不忘递给姜时晏一个警告性的眼神,仿佛在说:你给爸爸等着!

  姜时晏咧开嘴角,立马装出乖巧听话的样子。

  姜茂良转过身,嘴里一边嘀咕着什么,一边往厨房走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的背影看起来似乎年轻了十岁,竟多了几分矫健。

  警报解除了,姜时晏长松口气,瘫坐在沙发上,挑起眼梢看着路棉:“棉棉,你变坏了,知道找靠山了。”

  路棉毫不示弱:“谁让你总是欺负我?”

  啊,爸爸下午就要回老家了,她岂不是失去了靠山。路棉想,要不让爸爸再多住一些时日。

  正想着,路棉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,显示有人打来电话,她已经把手机调成静音了,要不是恰好看到亮起的屏幕,可能要错过电话。

  她刚划下接通键,宋颂的大嗓门就通过电流传过来,震得路棉耳朵都快聋了:“啊啊啊,姐妹!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!你知道我看到新闻有多激动吗?我就知道,你按照我的方法求婚一定会成功!以后,请叫我恋爱课堂宋老师!”

  路棉:“……”

  与路棉挨得很近的姜时晏自然听到了电话那端的声音,挑了挑眉毛,原来路棉还特意请教过别人怎么求婚。

  路棉对上姜时晏的目光,羞窘地垂下眼眸,与他错开视线。

  宋颂还在那边兴奋地嚎叫,仿佛领证的人是她自己:“姐妹,姐妹你有在听吗?”

  “我在。”

  “那个,问一下,你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?你也知道,我的工作请假很困难,需要提前很长时间打报告,但你的婚礼我是一定会参加的,不过你得提前告诉我,让我有个准备。还有还有,我要当伴娘。”

  宋颂捧着脸憧憬,姜时晏的婚礼啊,肯定大半个娱乐圈的明星都会来参加,众星云集的热闹场面实在太难得了,她不想错过。

  路棉咬着下唇,看了眼姜时晏:“应该……快了吧。”

  姜时晏说:“下下个月中旬。”

  路棉大睁着眼睛,听见他又说:“婚礼早就在筹备了,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,定在8月26日,过段时间我会跟爸妈通知,商量一下婚礼上的细节。”

  他的亲朋好友比较多,路棉娘家的亲戚朋友只多不少,宾客这部分是需要跟岳父岳母大人提前商定的,还有一些婚礼上的细节,他也想听听他们的想法。至于路棉,她的喜好他都记在心里。

  宋颂听到了:“8月26日对吗?我记住了。”

  挂了电话没多久,路棉又接到了妹妹路樱的电话,她也非常激动:“我终于不用守口如瓶了,我可以告诉全世界,我姐姐是长安路,我姐夫是我的爱豆姜时晏!我太幸福了!”

  路樱如今已经是拥有几十万粉丝的摄影博主,约拍的酬劳也比当初多了好几倍,近期准备开一间工作室,算是实现了年少时的梦想。

  路棉面带微笑,却十分正经地说:“嗯,辛苦你了,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。为表感谢,我会让你哥哥多给你准备点签名照。”

  没想到姐姐这么大方,居然给她准备了粉丝福利,路樱开心地大呼:“姐姐万岁!”

  姜时晏看着路棉的侧颜,嘴角微微勾起,老婆大人替他做主倒是坦然得很,连问过他的意思都不曾。

  路樱说:“你都不知道,网上现在闹得多大,我看到有人发了你上高中时在国旗下发言的照片,你是高考状元的事也被扒出来了,爆料的帖子都开了上百个了。”

  路棉闭了闭眼,她就猜到会是这样,该来的躲不掉。

  结束通话后,路棉颤巍巍地再次登上微博,她的微博粉丝马上就要突破百万大关了,侧面证明了姜时晏的热度有多可怕,怪不得那些小明星、营销号都喜欢蹭他热度,一些电视剧未官宣前也喜欢拿他溜粉。

  她看到了路樱说的那些帖子,有人在豆瓣里发了,被网友截图发到微博上讨论。其中一张照片就是她穿着蓝白校服,站在国旗下,举着话筒面朝台下的师生发言。

  那时候路棉的脸还有些稚嫩,带着点不明显的婴儿肥,扎着低低的马尾,在清晨金灿灿的阳光下,显得格外温柔恬静。

  下面有知情人士评论:“你们不知道路棉?她在附中很有名的,是火箭班里的学霸,常年霸占年级大榜前两位,不是第一就是第二。那一年高考摘下了理科状元的桂冠,被清华大学录取了。”

  这件事一提起,很快就有校友前来证实,确有此事,至今附中学校的光荣榜上还留有路棉的名字和照片。

  吃瓜群众惊叹,原来姜时晏的老婆不仅仅是位豪门小公主,还是个妥妥的学霸啊。

  “学霸,是真的学霸,越深挖这位姐姐的履历,越觉得我等皆是凡人。你们知道吗?她在英国念的是剑桥,化学工程系,搞研究的那种,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也挺出名的。”

  “剑桥大学?惹不起惹不起。”

  “大家可以去ins上找找看,有一张很多年前的照片,是剑桥大学化学工程系的留学生发的照片,路棉小姐姐穿白大褂太美了,又a又飒!我现在已经被晏嫂圈粉了,对不起姜时晏,我觉得你配不上我们路姐姐。姐姐单独出道吧,我pick你!”

  就像是蝴蝶效应,一开始只是小小扇动一下翅膀,便牵出一系列的资料,甚至几年前留学生圈子里流传的照片也找了出来。

  本来就是这样,知道名字和身份,网友就能顺藤摸瓜挖到更多的内容。

  那张照片其实姜时晏也看过,还保存了下来。是路棉穿着白大褂站在化学实验室里,黑长卷发扎成马尾,戴着透明的护目镜,手上戴着手套,捏着一支装了试剂的试管,身后是一排排化学试剂,装在各种奇形怪状的瓶子里,贴了标签。女孩唇瓣微抿,聚精会神地盯着手里的试管,因为太过专注,神情是不同于平时的清冷。

  就是这张当初被点赞了上万次的照片,让围观的群众拜倒在路棉的白大褂下。

  “我看到ins上剑桥的留学生校友说,路棉是大一还是大二来着,就已经加入了挺厉害的一个化学研究团队,是队里年纪最小的成员。她的师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亲爱的绵羊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高冷总裁心尖宠只为原作者三月棠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棠墨并收藏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